读人生网:读人生美文,让人生更美好!
编辑推荐
母亲去世十年后的那个清明节,我、父亲和妹妹去寻过她的坟。母亲去得突然,且在中年。那时我坐在轮椅上惶然不知要向哪儿去,妹妹还在读小学。父亲独自送母亲下了葬。巨大的灾难让我们在十年中都不敢提起她,甚至把墙上她的照片也收起来,总看着她和总让她看着我们,都受不了。我们才知道越大的悲痛越是无言:没有
查看全文
亲爱的儿子:我有时候会叫你“大哥”,你知道为什么吗?当你被从产房推出来时,我以为我会很激动,我以为你也会像电视里演的那样,哭得惊天动地,向这个世界宣告你的降临。但其实不是,根据当时的录像记载,你很淡然地看了我一眼,眼神既不熟悉也不陌生。这让我想起大概6个月前,我在不丹见到的那个年轻
查看全文
最近更新
母亲去世十年后的那个清明节,我、父亲和妹妹去寻过她的坟。母亲去得突然,且在中年。那时我坐在轮椅上惶然不知要向哪儿去,妹妹还在读小学。父亲独自送母亲下了葬。巨大的灾难让我们在十年中都不敢提起她,甚至把墙上她的照片也收起来,总看着她和总让她看着我们,都受不了。我们才知道越大的悲痛越是无言:没有一句关于她的话是恰当的,没有一个关于她的字不是恐怖的。十年过去,悲痛才似轻了些
查看全文 丨 2017-07-11
阿城与侯孝贤合作过多次,他的工作是美术指导。有一次,拍《海上花》时有一场雪景戏,侯孝贤一直在监视器前看,总感觉雪太假。阿城说:“我知道问题所在。”他让棚顶上撕纸作雪的剧务人员把纸条用力抻一抻,然后再撕,再撒。再看拍摄器,就像是下雪了。还是拍《海上花》时,在拍一段室内油灯场景时,侯孝贤总感觉电灯的光太刺眼。阿城便让人拎一桶水来,在窗玻璃上刷了一层水,再拍,光
查看全文 丨 2017-07-03
你有没有想过:为什么在奥运会中,决赛只比一次?我的意思是:如果办奥运的目的,真的只是因为人们想知道全世界谁跑得最快,那么比较精确的方法,岂不是应该让所有的选手,分别在不同的状态、季节、时辰与场地中,各跑几十趟,然后求个平均值——或是更精确一点,求个正态分布吗?一次就决定胜负,这样的结果,不是很不稳定吗?正因为一次就要决出胜负,所以在每个选手孤注一掷的比拼中
查看全文 丨 2017-06-27
亲爱的儿子:我有时候会叫你“大哥”,你知道为什么吗?当你被从产房推出来时,我以为我会很激动,我以为你也会像电视里演的那样,哭得惊天动地,向这个世界宣告你的降临。但其实不是,根据当时的录像记载,你很淡然地看了我一眼,眼神既不熟悉也不陌生。这让我想起大概6个月前,我在不丹见到的那个年轻的转世活佛的样子,他只有十六七岁,却有着六七十岁人的神情,我看见你的时候,你也
查看全文 丨 2017-07-05
我很小的时候就想着要出嫁。想出嫁不为别的,我一心想要奶奶答应给的嫁妆——一张很老很老的梨木妆台。那是奶奶当年的陪嫁。据说,奶奶的嫁妆摆了足足三里地,爷爷家腾出了三进院子还放不下。“辗转至今,就只剩了这一个梨木妆台和满堂子孙。”说这话时,奶奶脸上并无惋惜之情。梨木妆台周身镂刻着吉祥喜庆的图案,仿佛所有的好日子都在那上头过着。妆台的正面隐藏着许多带暗
查看全文 丨 2017-06-27
明媚的春日清晨,约三五好友到郊外赏花。忆起昔日校园里的青葱岁月,几个奔四男女仿佛重回少年时代,在桃林中追逐嬉闹、随意自拍,用爽朗的笑声对抗俗世里的纷扰。午饭之后即将分别,一向高冷的血液科男医师M君幽幽地说:要是咱们这群人能永远不再分开该有多好!看到微醺的M君眼中泪光闪闪,大家唏嘘不已。是啊,有点儿琐碎的家务、有点儿压抑的工作、有点儿叛逆的孩子、有点儿麻木
查看全文 丨 2017-06-23
今年高考作文题,段子手们也许要失望了,就公布的作文试题来看,特别有吐槽性的奇葩题目和争议性比较强烈的作文,还没有出现。相比而言,大多数题目还算中规中矩,只有部分评论认为全国一卷题目中共享单车、移动支付等关键词,对乡村考生有些陌生和不公平。但另有评论则认为,这种担心,有点把乡村考生太低估的感觉。对于智能手机已相当普及,移动互联网已基本覆盖全国的现状下,即
查看全文 丨 2017-06-09
据《半岛晨报》5月16日报道,5月12日晚,大连宋女士跟另一位家长带着两个女孩到某饭店吃饭。在饭店里,两个同龄的孩子在一起玩耍,邻桌的女大学生嫌孩子吵闹,奔向宋女士的女儿踹了一脚。不过没踹准,只是踹到了椅子,并没有踹到小女孩。而宋女士护女心切动手打人,还伤到了店内前来拉架的服务员。甚至在被劝开之后,女大学生还用盘子扔砸。事后,双方都认识到自己行为的不妥而相互致歉。按说,这
查看全文 丨 2017-05-17
在计划经济年代,身份社会一统天下,大院子弟和农二代,其位置被死死地钉在了父辈的身份坐标里。彼时的阶层,可谓铁板一块,坚如磐石,但没有人说阶层固化。因为阶层固化的概念和流动性相伴生,流动的可能性都没有,自然无所谓固化,所有的社会位置都是编排好的。所以,人们所抱怨的阶层固化,准确来说是在改革开放以后,社会阶层经历了重新洗牌的活跃流动期,如今又趋向于封闭的现象。其积极的一
查看全文 丨 2017-04-27
问:为什么在超市排队,我选的队伍总是最慢的?答:大多数时候不是你真的运气不佳,只不过是你总对倒霉的事情印象深刻。我发誓,隔壁队伍的红衣美女在我排到一半的时候才出现,可是人家现在已经结完账走人了,我前面的前面的那个大妈却还在数硬币。为什么我总是如此不走运?心理学家会搬出普遍受害者理论来解释这种现象。当你所在的队伍走得很快时,你的
查看全文 丨 2017-06-15
对中国人而言,被亲友借钱是常事,那种酸苦难言,大家心知肚明。这几天我不知怎么中头彩了:有3个中国朋友同时向我借钱,金额分别是12万人民币、8000欧元和5000欧元。要真都借,我的年终奖都还没拿到手,小30万人民币就算是没影了。不借呢,以实情相告肯定不行。不好意思,刚好有其他朋友借钱,我也难周转。人家听了心里一定想,不借就不借嘛,理由也不
查看全文 丨 2017-05-09
阅读的人生是一场没有地图的冒险,旅途中遇见的知音有时出乎你的意料,其中也许包括你的孩子。孩子生下来,绝不意味着他们会和你有同样的品位或价值观。我的两个孩子没一个喜欢爵士乐,也没有对视觉艺术表现出任何兴趣,但他们俩打小都热爱阅读。如今他们已经长大,所以我们可以交换彼此关于阅读的趣闻逸事。比如,我们对高中的课程安排都有着很强的厌恶。  我15岁的儿子把《双城记》带回家以后
查看全文 丨 2017-03-17
日本武士在战败捍卫尊严时,为何要“切腹”?——同样是自尽,他们为什么不选择自刎呢?美国日裔人类学家大贯惠美子有一本书,书名是《作为自我的稻米:日本人穿越时间的身份认同》,从某种程度上解开了这个困惑。在日本人心中 稻谷非同寻常环视亚洲,莫不食用稻米以及小麦为原料的各类面食。既然作为亚洲的主要粮食作物,而日本人的祖先又是从东亚大陆迁居海岛的,那么,日本
查看全文 丨 2017-07-05
天上的云,姿态万千,变幻无常。通过看云,常常可以识别阴晴风雨,预知天气变化。我国古代劳动人民很重视云的观测。《诗经·小雅》曰:“上天同云,雨雪雰雰。”意思是说,下雪的云,在天空中是均匀一色的。的确,冬季下雪之前,云层常常是比较均匀的高层云;而当下雪时,就变成雨层云了,云的分布同样也比较均匀。夏季下大雨的云一般是怎样的呢?北宋苏轼形容:满座顽云拨不开&h
查看全文 丨 2017-06-12
为曾经的自行车王国,最生动的名片,就是清晨与黄昏的长安街两侧,自行车洪流绵延无尽、滚滚而来。共享单车红了。一时间,在大城市拥堵的街头,骑着辆亮色单车兜兜风好像成了桩赶时髦的事儿。然而,倒转几十年,自行车是中国人最重要、最青睐的代步工具。作为曾经的自行车王国,最生动的名片,就是清晨与黄昏的长安街两侧,自行车洪流绵延无尽、滚滚而来。1950~70年代
查看全文 丨 2017-05-24
站内搜索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