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人生网:读人生美文,让人生更美好!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 > 情感 > 程毅飞:目送
程毅飞:目送
作者:程毅飞丨 2015-06-19 丨 来源:亳州晚报

    强子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回过家了,但是今天,强子要回家一趟。当车子拐过通往老家方向的小巷时,强子要车子停下来等等他。

    已经是农历五月,小巷两旁摆放着一筐筐又大又红的仙桃,强子在一个水果摊前蹲下,仔细地挑选着,神色虔诚而庄重,好像在完成一件神圣的使命。终于,他站起身,在裤兜里摸索着,付了10块钱,把那袋仙桃抱在怀里,头也不回地走向等在巷口的车子。

    车子在水泥路面上快速行驶着,有些颠簸,这让强子多少有些恍惚。他想起了求学时代,那时,从家乡到镇上还不通公路,去镇中学读书,要担上柴草、米面,翻三座山,走30多里的羊肠小道,常常是脚板磨出了血泡,也不喊疼不喊累的。自从大学毕业参加工作,当上科长、局长后,他下乡的次数明显少了,即便是下乡,也是被人前呼后拥着,在国道沿线的镇村转转。其余的时间,就是应酬,今天下属约了饭局,明天老板摆了麻场,后天小蜜娇滴滴地作陪……当然,所有这些都是顺了他的意思,他的肚皮和钱包也同时鼓了起来,但他却很少回老家看望父母。强子想着,眼里便起了雾。

    就在强子还没回过神的时候,车子在距村口不远处的一个拐弯处停了下来。强子提着那袋仙桃,一步步向村口走去。他的心狂跳不止,手也抖得厉害,仿佛手中提着的不是仙桃,而是一坨重值千金的铁。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努力撑出一丝微笑,走向自家的老屋。

    屋还是那三间老旧的瓦屋,门还是那扇厚重的木门。曾经,他嫌弃过它们,憎恨过它们,豁出命地想要跳出大山,离开它们。今天不知怎的,在强子眼里,一切都是那么亲切,那么温暖。强子推开虚掩着的门,把怀里带着体温的仙桃放在堂屋的八仙桌上,桌上摆放着的还有父亲装在相框里的遗像。

   “强子回来了!”母亲几乎是跑着从灶间出来的,她在围裙上擦了擦面手,倒了一杯水递给儿子,“先解解渴,妈正在给你包饺子呢!”母亲说着,转身就要去灶间。

   “妈”,强子抓住母亲的手,“我好想你,可总也没时间回家看你,儿子不孝,你打儿骂儿吧!”强子强忍住眼眶里打转的眼泪,哽咽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 “傻孩子,你今天是咋啦,说这没头没脑的话?知道你要回家,娘昨夜高兴得一宿都没合眼,咋能打你呢?你先歇着,娘再有几个就包完了,是你打小就爱吃的猪肉酸菜馅。”

   “我帮你吧。”强子扶着母亲走进灶间。母亲擀皮儿,强子包饺。间或,强子把买回家的仙桃喂给母亲吃,母亲吃得很香很甜。一缕白发从母亲鬓边垂下来,母亲向耳边拂了好几次都没挂住,就不去管了,任凭那白发在眼前晃呀晃。强子看见了,心一酸,便抬手把那缕白得刺眼的头发轻轻别在母亲耳后,母亲转过头对强子笑笑,眼角的皱纹挤成了团。

    饺子煮熟出锅,母亲没吃,母亲一直在旁边看着强子吃,脸上溢着幸福的笑。强子吃了两海碗后停下筷子,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,打开,递到母亲的手中,说:“妈,这是一只手镯,送给你的,不知你喜不喜欢。我记得父亲在世的时候,你就一直央求着要的。”

    咋不是呢?想要一只漂亮的手镯一直是母亲梦寐以求的。可母亲说出的话却是:“傻孩子,花这冤枉钱干啥,妈是说着玩的,你咋当真了呢。”母亲说这话的时候,眼里分明溢出了泪花。

    强子替母亲擦了擦眼泪,又从另一个口袋掏出一沓钱递给母亲,说:“妈,上级派我去国外学习,要好几年才能回来,我给壮子说了,以后就由他照看你。你上了年纪,又有风湿,冬天的时候要穿厚些,没钱花了,就给壮子说。今天局里还有事,我是抽空回家看你的,我走了。”壮子是强子的弟弟。说着,强子起身,抱了抱母亲,眼泪不由自主地涌出了眼眶。

   “这孩子,咋啦,哭啥?”母亲轻轻地拍着强子的后背,一如幼时。

   “没……没啥,就是舍……舍不得离开你!”强子哽咽着走出门去。母亲倚在门边向他挥手,一直目送儿子走出村口,走向通往山外的路上。

    强子走得很慢,到了拐弯处,强子回头,看见母亲在场院边翘望着他,那目光令强子一阵心疼。他便忽然记起龙应台的《目送》:“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。”

    强子走到车旁,拉开车门坐进去,说了声:“谢谢!走吧。”便再也没言语了。车子启动的瞬间,强子再次回头,看见母亲依然在痴痴地目送着他,便有泪水无声地滴落在手腕的镣铐上。 

相关内容
站内搜索
栏目热门
栏目最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