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人生网:读人生美文,让人生更美好!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 > 情感 > 姚瑞林:白发欺人亦欺我
姚瑞林:白发欺人亦欺我
作者:姚瑞林丨 2016-07-21 丨 来源:楚天都市报

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,也白了我年过四十的头发。

每次到理发店剪发,围巾上簌簌剪落的黑发里,夹杂着越来越多的白发,醒目,刺眼。

有时候还会忍不住用手指捻开几缕,细细审视,恨恨然、忿忿然、戚戚然:当年又黑又浓又硬、宛如猪鬃的头发,这才几年,还没有来得及跟满头黑的青春说再见,怎么就渐渐地、无声无息地白了呢?

说来也是有趣,科室很多女同事,到了跟我相仿的年纪,头发也渐白。下班洗完头之后,你为我染发,我为你梳头,白发瞬间返黑,然后自信回归,彼此哈哈一笑,不亦乐乎。但毕竟不是原装的黑,不太自然,望去似乎跟人到中年的容颜不搭,看着总有那么点儿怪怪的,不太协调。

面对白发,我们慨叹岁月无情水长东。

其实面对白发,古人也诗情大发,喟叹年华易去人易老。

面对白发,韦庄老先生感慨:“白发太无情,朝朝镊又生。始困丝一缕,渐至雪千茎。”韦老先生好玩的不得了,对头上的白发都用上镊子了。孰料欲盖弥彰,白发越镊越多,终于由“丝一缕”发展成“雪千茎”。

面对白发,陆游老先生在抚今追昔时写下“白发无情侵老境,青灯有味似儿时”的诗句。虽然白发无情地侵入先生的鬓角,人也进入暮年,但是陆老依然青灯夜读,手不释卷,兴味正浓,一如儿时。

面对白发,王九龄老先生自问自答:“世间何物催人老?半是鸡声半马蹄!”金鸡报晓,马蹄声急,但是无论如何又怎么能赶得上时光一去不复返的脚步?

面对白发,元好问老先生叹息:“人间只道黄金贵,不问天公买少年”,也是哦,青春易逝,千金散尽还复来,就是买不来曾经的岁月。

面对白发,骆绮兰老先生也感叹:“莫怪世人容易老,青山也有白头时”。老骆啊,这话就有些不地道了,您白您的头,还幸灾乐祸地叹息青山也会白头。这满眼的青山,与您何干?青山共白头,您心就平衡了?

面对白发,梁启超老先生自我戒惕:“不恨年华去也,只恐少年心事,强半为消磨。”曾想过少年心事当拿云,但当一天白发欺人的时候,老先生的一腔理想和抱负还没有来得及实现,梁老会无动于衷?要知道,“最是人间留不住,朱颜辞镜花辞树。”

人世间,最可怕的对手,就是时光这把刻刀,它把华发英姿的人们一刀一刀地雕塑成白头人。唯一可以顺命的就是:鬓华虽改心无改,莫等闲,随它去。

相关内容
站内搜索
栏目热门
栏目最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