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人生网:读人生美文,让人生更美好!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 > 文化 > 齐贤:你的“颜值”有多高
齐贤:你的“颜值”有多高
作者:齐贤丨 2015-08-28 丨 来源:网络

    你的“颜值”有多高?面对这样的问题,很多人也许会不自信地说:“我很普通,谈不上‘颜值’啦。”

  于正版《神雕侠侣》里,新一代“小龙女”陈妍希的造型引起热议,观众纷纷将其与“最气质小龙女”刘若彤、“最萝莉小龙女”刘亦菲毫不留情地作比较。于是,有着婴儿肥的脸,扎着“鸡腿发髻”的陈妍希成了“小龙女”家族里最没有“颜值”的一个“小笼包”。

  “颜值”表示人物容颜英俊或靓丽的指数,用以评价人物容貌。从“女颜”到“男颜”,甚至这两年来“男颜”势头更盛,让人眼花缭乱,神游浮想:美貌,让人赏心悦目的同时,果真能为个人实力助力“升值”吗?

  镜头穿越到古代,汉民族也曾有过为“颜”痴狂的年代。三国末年兴起的风度时尚,到了两晋愈演愈烈。男爷们儿集体描眉打鬓,一个赛着一个地用化妆品,名士争相比美,竹林七贤是这样,书圣王羲之也是这样。那样一个男女疯狂媲美的时代,国家的风骨和价值取向可想而知。五胡乱华之际,朝廷之上只有一帮花样美男。面对胡人的快马弯刀,再帅再美都是浮云。都城陷落,皇帝被俘,漂亮的大臣名士们只得仓皇南渡,落脚江南一隅,可怜地自怨自艾了。“颜值”为这些美男升值了吗?显然没有。

  相比之下,北方民族真的把“颜值”当作了浮云。传说中的北齐皇族兰陵王长得玉树临风,是标准的帅哥。可人家是带兵的大将,战场上的玉面子都根本镇不住敌人。人家于是干脆打造了一副凶神恶煞的面具,冲锋时戴在脸上,顿时威风大涨,所向披靡。想来晋朝那帮帅哥是打死都不会往自己脸上扣上这么个鬼脸的。你看,兰陵王用面具“自毁颜值”的做法反而为他一再加分。

  镜头快速回到当代,娱乐圈是靠“颜值”打拼的地方。但是,显而易见的是,最有价值的明星往往不是“颜值”高的明星。南非美女演员查丽兹·赛隆多年在演艺圈打拼,总被冠以“花瓶”的称号。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,她潜心修炼,出演电影《女魔头》的主角——一个年老色衰、凶残恶毒的女匪。她拼命增肥,拔去眉毛,扮丑自己。这个“颜值”几乎为零的角色让赛隆没有了美貌的羁绊,尽情挥洒自己的演技,终于凭借此片捧得奥斯卡影后大奖。很明显,为她赢来“点赞”的不是“颜值”。

  推崇美女的社会,无外乎是男权主义甚嚣尘上,或者奢靡之风日渐。而推崇男色的社会则是价值取向出现偏差。2014年娱乐圈的“监狱风云”大戏里美男明星不少。比较他们曾经人前的风流倜傥,如今或赌或淫的龌龊,我们只能说一句: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。此时,谁还会谈及他们的“颜值”?

  《红楼梦》里有诗云:“俊眉修眼,顾盼神飞,文彩精华,见之忘俗。”可见,“颜值”高到让人产生“忘俗”之感还得靠“文彩”,换作现代的说法应该就是“修养”。颜值是外在的,靠的是天生丽质,靠的是后天保养或者修复。“颜值”是一辆豪华跑车,再豪华也在逐渐贬值,人终究是无法返老还童的。而修养则是内在的,靠的是修炼和积累,是完全可以通过后天努力获得的。

  相由心生,修养的补充完全可以为“颜值”加分。对于人生,最高评价的次序是真、善、美。对于容颜,美同样不是第一位的。你的“颜值”有多高?再次面对这样的问题时,请扬起嘴角,一笑而过。

相关内容
站内搜索
栏目热门
栏目最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