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人生网:读人生美文,让人生更美好!
您当前的位置: :首页 > 哲思
郭生白老先生一辈子做中医,八十几岁时还在讲课,站在讲台上可以讲八个小时,不用话筒,声如洪钟。我当年拜郭老为师的时候,磕完头,他把我拉到一个房间聊天。他问我:你想问什么问题吧?我认为师父不光是讲大道理的,还是讲生命解决方案的,书里讲的都是大的,小的都是要磕头人家才肯讲的。于是,我说:来一点实际的,师父,你给我讲讲女人到底是什么。师父老泪纵横
我是一个中国人。中国人必定会接受中国传统思想和文化的影响。我接受了什么影响?道家?中国化了的佛家——禅宗?都很少。比较起来,我还是接受儒家的思想多一些。我不是从道理上,而是从感情上接受儒家思想的。我认为儒家是讲人情的,是一种富于人情味的思想。《论语》中的孔夫子是一个鲜活的人。他可以骂人,可以生气着急,赌咒发誓。我很喜欢《论语·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章
朋友来访,看到女儿大学毕业后还没有找到工作,不禁夸奖起自己的女儿来:我女儿大学一毕业,就到一家外资企业了,现在老板还要送她去国外进修,我女儿真厉害。我问:能不能请您女儿帮我女儿向她们公司引荐下? 朋友立刻不屑一顾地說道:你女儿长相一般,人家不会要的,我女儿是大美女,人家老板抢着要。 正在厨房忙碌的女儿听到朋友的一番话,将
我小时候,家里经济条件比较困难,母亲每周带着我和我哥搭公交车到西门,那时那里有个中央市场,是个极大的批发市场。一旁就是环河快速道路,中南部的蔬果和猪鸡鱼,一货车一货车运来,价格当然比一般市场便宜。我们一次去买一礼拜分量的菜,这样每月省下的钱也颇可观。  那是个早市,通常我们到的时候,这些果菜批发商都快收摊了。只见地上积着一层厚厚的黑污泥,路边乱扔着腐烂
在一家面馆吃饭,因为人多,我不得不和一家三口挤在一张小桌子上。对面的小孩突然站起来并走出去,回来时手上多了一瓶宝蓝色的饮料,很漂亮,也不乏夸张。 父亲说:什么饮料,让我喝一口,以前都没见过。 小孩说:我也是没喝过才买的。父子俩其乐融融地喝着,母亲伸手说:给我看看。端详了一阵后,她带着几分激动说:这么一点水里添加了多少东西!
这是一个著名的心理实验。一家视觉工作室,请六个专业摄影师,给同一个人拍肖像照。拍摄之前,工作人员分别向摄影师们描述了这个拍摄对象的身份:他是一位白手起家创业致富的百万富翁,他是一名救生员,他是一个出狱的囚犯,他是一个职业渔民,他是一个灵媒,他是一个成功戒酒的酒鬼。之后,六张肖像照被挂在了一起。每一张照片都准确、生动、传神地表现了肖像照主人的身份:这是很大的一张面部特
在我的想象中,通往天堂之门的是一条金光大道,路两旁全是喝水的、食言的、像彼拉多那样洗手的、像某教皇那样掉了钥匙的。他们有的僵立,有的枯坐,有的徘徊,有的无休无止地重复操演某一动作,都不能进入天堂之门。天堂的门并不窄,窄门多半易进,牢门最窄,也只是难以出来。窄门矮户一旦发财做官,定要改换门庭,光大门楣,门加宽加高之后,进去的人就少了。天堂是金阶玉门,高大堂皇,岂能人人
开始,秦始皇一直被当作反派人物,原因在于他是暴君,焚书坑儒、修长城造成了无数老百姓家破人亡。秦始皇的坏名声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渐渐被洗刷,时至今日,他老人家基本上已经是个正面人物了。成大事者不拘小节;,国人大局观的提高是秦始皇被平反的主要原因,与他统一中国的大业相比,杀多少人都只是小节而已。相对于嬴政先生,蔡伦是个
母亲去世十年后的那个清明节,我、父亲和妹妹去寻过她的坟。母亲去得突然,且在中年。那时我坐在轮椅上惶然不知要向哪儿去,妹妹还在读小学。父亲独自送母亲下了葬。巨大的灾难让我们在十年中都不敢提起她,甚至把墙上她的照片也收起来,总看着她和总让她看着我们,都受不了。我们才知道越大的悲痛越是无言:没有一句关于她的话是恰当的,没有一个关于她的字不是恐怖的。十年过去,悲痛才似轻了些
阿城与侯孝贤合作过多次,他的工作是美术指导。有一次,拍《海上花》时有一场雪景戏,侯孝贤一直在监视器前看,总感觉雪太假。阿城说:“我知道问题所在。”他让棚顶上撕纸作雪的剧务人员把纸条用力抻一抻,然后再撕,再撒。再看拍摄器,就像是下雪了。还是拍《海上花》时,在拍一段室内油灯场景时,侯孝贤总感觉电灯的光太刺眼。阿城便让人拎一桶水来,在窗玻璃上刷了一层水,再拍,光
你有没有想过:为什么在奥运会中,决赛只比一次?我的意思是:如果办奥运的目的,真的只是因为人们想知道全世界谁跑得最快,那么比较精确的方法,岂不是应该让所有的选手,分别在不同的状态、季节、时辰与场地中,各跑几十趟,然后求个平均值——或是更精确一点,求个正态分布吗?一次就决定胜负,这样的结果,不是很不稳定吗?正因为一次就要决出胜负,所以在每个选手孤注一掷的比拼中
一位大作家的弟弟,想学习哥哥写作的窍门。哥哥让他一同出海钓鱼。钓了好多天的鱼,弟弟烦了,问哥哥:“你不是要教我写小说吗,可你一点都没有教。”哥哥说:“那现在开始教吧。我问你,你在钓鱼的过程中,什么时候最激动?”弟弟说:“钓到大鱼时。”哥哥摇头说:“我的意思是,在钓到大鱼的整个过程中,哪一会儿最让你激动?”弟弟仔细回忆着。哥哥启
页次:1/90 每页12 总数1080    首页  上一页  下一页  尾页    转到:
站内搜索
栏目热门
栏目推荐